【愛瞞轉載】澳人已噤聲現時默站也不准 在不違反法律權利竟被剝奪

文 / 了空|訊報

https://reurl.cc/oNOgj

   

本週一(十九號晚),有市民之前發起的「反對香港警察使用過份武力對付香港市民噴水池原地靜止行動」,因為治安警察局作出「不容許」,發起「默站」活動的市民已表明取消活動,並呼籲市民不要聚集,但警方如臨大敵般仍然佈置大量警員(包括治安警和司警)在噴水池一帶行動,截查眾多途人,期間還帶走了七名市民和旅客返警區進一步調查,當中更有兩名本澳市民的年輕人被「協助調查」約六小時,期間,家人和傳媒及協助議員都無法知悉他們的下落。不必諱言,在整個「默站」事件,警方做法令人質疑的是,法理依據何在?以及,《基本法》賦予的居民權利和自由,去了哪裡?還有,兩名市民被警方「協助調查」所發生失聯六小時情況,令人感到恐懼,被質疑小城是否白色恐怖的地方?

顯然,對於有市民發起「默站」活動,治安警作出「不容許」決定的是否具法理和合理性問題。據澳門電台十五日的報道:「按照集會示威法,當局可以不容許目的在違反法律的集會及示威。治安警表示,鑑於近期香港發生的衝突事件,當中部分激進示威者行為已觸犯香港法律,對社會秩序和法治造成嚴重影響,治安警察局審視評估遊行集會活動預告,發起人號召公眾參與集會,表達對違法行為的支持,有機會令部分人士傚法,甚至作出以違反澳門法律方式表達訴求的行為,這是集會示威法律所不容許。」

然而,對於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即使以港府和建制都指大部分港人是理性和平,批評的只是有少數激進人士暴力行為,而且,港人申請集會仍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反對遊行申請做法則被批評)。可是,澳門警方卻以香港少數激進人士的行為來決定「不容許」「默站」活動的理由,這是完全不合理的決定,這是將澳門人應該享有言論和表達的自由空間作出嚴厲的收窄,且更甚的是令人質疑不具法理依據的問題。

事實上,在憲制上,根據《基本法》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的第二十七條中明文規定,澳門居民是享有言論,以及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另一方面,在本澳的專門法律上,第二/九三/M號法律《集會權及示威權》,開宗明義第一條(一般原則)是明確規定:「一、所有澳門居民有權在公眾的、向公眾開放的、或私人的地方進行和平及不攜有武器集會,而毋需任何許可。二、澳門居民享有示威權。三、集會權及示威權之行使,僅得在法律規定之情況下受限制或制約。」由此顯見,無論是基本法和特別法,都明確市民是享有集會權及示威權。

至於警方以第二/九三/M號法律第二條的第二條(不容許的集會及示威)而作出不容許「默站」活動的決定,但要強調的是,這條款是清楚規定:「在不妨礙批評權之情況下,不容許目的在違反法律之集會及示威。」顯然,「默站」活動被警方不容許,那麼發起這活動市民的批評權是否已被警方的決定所「妨礙」呢?

再者,舉辦「默站」活動是否存在「違反法律」的情況?警方所宣稱的香港事件「當中部分激進示威者行為已觸犯香港法律」,但舉辦「默站」活動的旨意表達「反對香港警察使用過份武力對付香港市民」的意見,這又違反澳門哪一條法律呢?還要指出的是,《基本法》第四十四條規定,「澳門居民和在澳門的其他人有遵守澳門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的義務。」據此,鄰近地區的法例是否已伸延到本澳生效呢?

顯然,特區政府一直宣稱依法施政,那麼請問警方,在沒有違反本澳法律的情況下,憑什麼明晰的法理依據作出不容許「默站」活動的決定呢?且在今次處理「默站」的做法,是否要澳門人「噤聲」嗎?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