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捍衛別人言論自由 就是捍衛自己權利

文/晏哲|訊報

https://reurl.cc/ggVjX

有澳門市民早前擬發起議事亭前地「默站」集會,反對香港警察使用暴力對付市民,卻遭警方禁止,發起人隨後宣佈取消集會,並呼籲市民當晚不要到議事亭前地聚集,以免觸犯加重違令罪。而八月十九日當晚,警方在議事亭前地一帶嚴密佈防,瘋狂查證,扣留市民六小時,被批製造「白色恐怖」,但同時亦有不少市民鼓掌讚好直竪拇指,盛讚「阿SIR做到嘢!」

「依法執法」,是保安司無時無刻都掛在嘴邊的口號,然而警方今次禁止市民舉辦集會,卻又未有說明有關集會的目的違反了澳門哪一條法律。警方無疑有責任在集會示威活動的過程中維持秩序,若果任何違法的行為,警方可以立即制止,澳門市民對警方的辦事效率一向充滿信心,現時警方卻突然不自信,覺得自己無力維持公共秩序?顯然不是,這明顯是本應政治中立的警方對市民進行政治審查,再濫用權力限制公民權利。

網上有市民「精警」留言說︰「澳門人比香港暴徒有腦,該出動嘅時候先會出動, 明冇?」然而,今次事件可怕之處在於,市民自動將「該出動」的權利向警方拱手相讓,讓警方可按個人喜惡進行政治判斷,遊行集會的公民權利可以隨時被剝奪。而且現時警方所謂的「理據」根本就是「萬能KEY」,任何情況都可以適用。誰能保證任何一次遊行集會能夠保證百分百不會出「亂子」,誰又能保證任何一次遊行集會活動不會落入「防民法」當中所定義的「社會安全事件」?

更何況政府每次激起民意反彈的時候,有哪一次不是「依法施政」,「依法修法」?要反對的人,誰能指出政府違法?社交網站上人人口誅筆伐,磨拳擦掌,怒氣沖天,你反對政府「依法施政」,難道又不是在鼓勵違法衝擊「法治」?連澳門足總都尚且要保障球員百分百的安全,完全零風險而放棄世界盃外圍賽,澳門警方難道不是更有責任顧慮安全風險,保障社會百分百安寧而禁止遊行集會嗎?

警方今次成功「過骨」,那麽下次市民要反「離補」,反「牛肉乾」加價,反「駕照互認」,反特首左手交右手輸送利益,反自肥基金……警方同樣可以重施故技禁止市民上街集會等抗爭行為,到時大家只能繼續在網上圍爐取暖,直至政府還未立法禁止網上圍爐取暖的一刻為止。不行!這樣的社會還有公義嗎?我們要上街反對警方不准我們上街反對!普法知識提提你,違反警方命令,有機會被科處等同加重違令罪刑罰,最高可被判兩年徒刑或二百四十日罰金。

又有部分市民說︰「不對!不對!情況不能一概而論,澳門警方是不會禁止關於民生問題的集會示威!」然而,這不是會不會的問題,而是警方執法必須一視同仁,不能有雙重標準,這才是法治的體現,否則這就是人治。然而,有不少人經常都說要維護法治,卻只有符合自己利益,符合自己想法的才是「法治」,對於不符合自己利益,自己看不順眼的就是「人治」,完全不講法理不講邏輯,無事厭政治,有事上街喊公義,不對!現時不應該再有上街喊公義,應該是有事網上圍爐取暖才對。

相比起警方肆意政治審查踐踏《基本法》保障集會自由的權利,竟有為數眾多的市民大力支持,這才更讓人感到可怕及悲哀。現時支持警方打壓其他人的言論自由,其實也是支持打壓自己的言論自由。有部分意見說︰「你有言論自由表達訴求,難道我就沒有言論自由反對你的訴求嗎?」意見交鋒可以支持,可以反對,但必須尊重每個人的表達自由,今次的問題不是有沒有表達反對的自由,而是為了自己的言論自由就要剝奪別人的言論自由,這種的做法十分可怕。

古希臘著名哲學家蘇格拉底說過︰「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大多數人都喜歡耻笑別人的「無知」,而不會檢視自己的「無知」。但正因為我們無知,所以才需要與別人的不同意見進行交鋒,辯明真理,現時流行說「衝出來X」,其實「衝出來X」並不可耻,我們甚至要感恩有可以「衝出來X」的自由,若連「衝出來X」的權利都沒有,這個社會才更令人可怕。

地球是圍繞太陽轉動公轉的,相信現今已幾乎沒有人會再有質疑。但哥白尼在四百多年前提出「日心說」時,在當時的人看來,或許就是一個「衝出來X」的傻子,但這個傻子的學說卻衝擊了宗教的統治而備受迫害。若果我們因為別人的觀點衝擊了自己的觀點就要別人滅聲,那麽我們與真理的距離就只會越來越遠,更是主動讓自己活在恐懼的陰霾底下,打壓別人的言論自由就是打壓自己的言論自由,捍衛別人的言論自由正是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老土一點都要引用一下伏爾泰名言︰「我不贊同你的觀點,但我會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利。」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