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轉載】每人心中都有拆不掉的連儂牆

文/ 黃東|訊報

https://reurl.cc/7298Ad

本來這個星期的行政長官選舉,是有需要對此發表一點個人意見的。之不過很可惜,發生在八月十九日晚的議事亭前地「反對香港警察使用過份武力對付香港市民噴水池原地靜止行動」餘波未了,旋即又再發生同類性質的澳門警方濫用權力對付澳門市民及外地傳媒惡性事件。故此對於這個幾乎全澳市民皆無權參與的小圈子權力遊戲結果毫無懸念,以及基於「民為貴,社謖次之,君為輕」的古代優秀政治信念,當然首先應該按照輕重緩急原則,按照以民為本的立場,站在雞蛋一方即基層市民角度,向行政高牆即治安當局喊話。其實這樣也不算完全改變行文順序,皆因同時也向剛當選的賀一誠傳達一點市民心聲,對其未來施政有利無害,使其明白當今澳門,防川之凶甚於防民之口,若本末倒置則澳門勢危,公民的法定自由正受到空前威脅。

 

據論盡媒體報道,八月二十四日在南灣湖首次出現一幅連儂牆,上書「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澳門人加油,香港人加油」,「不要小圈子選舉」等,下面也放置了供市民使用的文具。應該說這些內容既反映了對香港人的精神支持,也有表達對澳門政制的反感,以及希望市民團結一心的良好願望,更看不到任何暴力元素。比平時的遊行表達方式更溫和,半點煽動衝擊的文句也沒有,非常符合小城和諧包容的社情民意,甚至比之前被禁止的默站行為藝術更低調,完全找不到任何違法之嫌。

 

但奇怪的是不久又出現了一如默站當晚的「反罪惡行動」,制服巡警及便衣探員紛紛到場,包圍截查兩男兩女「嫌疑人」。在盤查個多小時後才把四人警告釋放,之後警方一併把連儂牆全部清除。當記者聞訊到場後也被截查,並被沒收身份證二十分鐘後才被發還。這四名嫌疑人受到如此勞師動眾對待,是否外國敵對勢力特工企圖對政府總部進行恐怖襲擊呢?原來非也,只是四名有良知、有正義感的中學生而已,全個過程豈不搞笑乎?警方的時間、人員、精力、公帑是如何使用的,看看這兩項芝蔴綠豆小活動便真相大白。

 

姑勿論澳門破天荒出現的首幅連儂牆,是否這四位連儂牆之父、之母所創造,他們都沒有違反任何現行法例,除非當局企圖以欲加之罪,檢控其違反《公共地方總章程》例外,不過檢控也好、不檢控也好,今次醜行與禁止默站一樣,已經用行動踐踏了《基本法》,這是毫無疑問的。

 

四位中學生之一的女生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只是路過看見連儂牆覺得很有意思,於是便在牆上寫下感受,甚至還把一些帶有侮辱性詞句的便條紙撕走了,只因為在附近坐下,便受到警方如此厚待,感到澳門今日太不可思議了。大概同行的另一位男生表示,在網上看到澳門出現了連儂牆,覺得有難得一見的表達渠道去發聲,於是便過來見識見識,不料就被警員盤查一番。根據報道,起碼這兩位同學,都沒有聽到警員有任何關於截查他/她們的解釋或原因,不論合理合法的,還是不合理不合法的。難道只因為他們是小朋友,而對方是具有法定權力的執法者,便可以因為說不出口的政治理由,隨便濫權不受約束嗎?本質上這跟備受國際質疑的香港警方有何區別?

 

根據這位男同學說法,他認為從香港近期的反修例運動中,看到了港澳兩個特區的對比。覺得澳門這個地方太過不聽取別人意見,太多事不貼地,離民意太遠。他們只想借助這些渠道,把大家的意見告知政府,同時讓更多人可以見到。他只是一位想澳門好的年青人,不希望澳門亂,希望以和平的方式聲援其他地方。不論各位是黃藍黑白紅,請聽一聽,看一看,他們哪一點做錯了?哪一句說錯了?犯了甚麼法?既然沒有犯法,為甚麼可以隨便製造白色恐怖,剝奪未來公民免於恐懼的自由?這算是哪門子的普法教育?是法治抑或人治?請聲稱關心青少年健康成長的賀一誠先生關注和回應一下。(二之一)

(僅代表作者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