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喜歡像家畜的安寧,沉醉在虚偽的繁榮,還是奪回自由!

六月三十日的倒陳大遊行,結束後有人想上主敎山乘涼,我覺得那是個人的事,想去乘涼便去,澳門應該有這樣基本的自由。

誰知遊人到了主敎山,便被警察封鎖,李小平局長親自督陣,連立法議員區錦新及一眾記者都進退不得。市民行馬路,當然有其權利,而警察行使公權力,也應該有其法律依據和道理。

入夜,聽說拉了六個人,然後我看到這一條新聞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qqsdr1_t30

片中有一個西裝友衝向警察,然後有女士尖叫。無論如何,示威者是有所動作了。但我覺得,澳門是國際城市,示威當然要與國際接軌。而且中澳融合大勢所趨,大陸人每每示威都幾千人包圍城管,燒一兩架警車軍車比比皆是,澳門示威與國際特別是國內看齊,亦理所當然!躁一點便躁一點吧,反正犯了法便應承担後果。

誰知,今天看到警察的記者會,那個警察說了半天,竟然說不出警察在主敎山設封鎖線的法律依據!只是說那是政府人員居住地,六個人上去,會有造成政府癱瘓的危險!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VKLRZhF1Ls

說真的,我真的不知道那六個人,手無寸鐵,上到山會可以作甚麼妖法,可以隔山打牛打死人?沒有法律依據下,去剝奪市民的權利,我即時想到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名言︰「朕即國家」(l’etat, c’est moi)。我的感覺是,澳門警察愛麼樣便怎麼樣,以後不需要再講法律了。

既然警察也說不出用了什麼法律去封鎖主敎山。我即便是覺得被捕那六個人是英雄。不是因為他們很英雄氣概去衝擊防線,不是因為他們好型,不是因為他們被拘捕,更不是他們被囚禁。

而是,他們在行使他們公民權,他們在公民抗命。他們的目的可能不再是要到陳麗敏門口示威。他們只剩六個人,即使到了人家門口也沒有用,衝入去才構成真的犯法!

他們最後試圖走過警察的高牆,因為,那是本該他們可以、合法、有理由、有自由、基本法已經保障的,作為澳門市民最基本的,誰也不能剝奪的人身自由。

這不是讓我最心寒的,有網友、街坊、市民如是說︰

「既然警察都已經封了路,那就應該走,被拉了抵死」

「這裏不是香港,想搞事到香港去。」

「一群暴民,抵死。」

「陳司長應該下台,但衝擊警察真的不應該!」

大家想想,在大家身邊說出這一類聲音的,除了一些市井婦孺,還有多少受過高等敎育的人?有多少滿腹經綸的人?這些人,就是協助了陳麗敏可以長期在位執政的人!

只要一類比,他們就沒有反對被陳麗敏管治的理由︰

「法官都判了陳麗敏無罪,我們還可以說什麼,」

「在澳門就是這樣,」

「一愁莫展,只好等死,」

「陳司長應該下台,但他不下台我們有咩辦法,」

或許,作為小市民真的沒有辦法,但有人在充份行使本該屬於他們的權利時,不問青紅皂白便說他們是亂民,不去表態支持,反而去說他們搞亂檔。那就不要埋怨法律滯後,不要埋怨官委議員保駕護航,不要埋怨高樓價,不要怨這怨那…因為人們去申張自己的權利時,你在扯後腿。

借用一位網友的話︰

人們對上位者的惡行是多麼的包容,

而對抗爭者的粗魯又是多麼的敏感;

人們寧願担心高牆被蒙上一點灰塵,

也不願理會粉身碎骨的鷄蛋。

人們恥笑正義的偽善,

却不去指責赤祼祼的暴行。

很多人還沉醉在「家畜的安寧,虚偽的繁榮」裏!

作者:鄧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