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瞞來論】澳門與北朝鮮——擺脫不了的特殊關係,以及澳人在外存在之風險

文:金永山

近日葡文媒體與網上媒體對澳博員工在北朝鮮(編註:即北韓)離奇死亡事件都有報導,除了引發網上討論之外,也有論者以為「在沒有法治與人權的國家,死了也不知道發生啥事」。但如果就現實層面來說,看似有投資回報的國家總會有公司或個人願意冒上生命危險前往,無論是金正恩一黨專政的北朝鮮或是戰事不斷的敘利亞皆然。但這次澳博員工在北朝鮮的離奇死亡,不只凸顯澳門與北朝鮮的地下緊密往來,也凸顯澳門公民在海外工作與旅遊可能招致的風險。

北朝鮮自立國以來,由於政治體制的封閉性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長期圍堵,如何利用地下管道進行貿易與賺取外匯就成為北朝鮮的第一要務,而這樣的地下管道除了滿足領袖個人物質享受與賺取外匯之外,很大的部分還有獲取情報的功能。在東亞,北朝鮮就有幾個地下管道的選擇對象:(一)朝鮮僑民聚集地,如日本與中國山東半島,尤其日本僑匯更是北朝鮮經濟的一大支柱;(二)在國際社會處於邊緣的國家,如未加入圍堵朝鮮、並且成為北朝鮮第六大貿易夥伴的台灣;(三)金融監管相對寬鬆的第三地,尤其是還開設賭場的澳門更是北朝鮮地下貿易的首選。北朝鮮與澳門往來的密切,除了早年北朝鮮國營航空高麗航空曾經有平壤直飛澳門的班機之外,也曾經在澳門的銀行以朝光貿易等名號開設帳戶洗錢,從澳葡時代開始,北朝鮮在澳門也設有情報工作站作為對東南亞的海外聯絡之用。至於澳博等公司在平壤國際級飯店開設賭場,不過是其中之一端。

但是澳朝關係的良好,也讓澳門居民被捲入不少與北朝鮮的事端之中。除了本次的員工離奇死亡事件之外,過去匯業銀行也因為被美國視為洗錢機關而遭到制裁;甚至於過去曾經發生過澳門兩名女子孔令譻、蘇妙珍遭到北朝鮮情報人員綁架的事件。北朝鮮情報人員綁架的對象不只澳門人,也包括日本、泰國、黎巴嫩、馬來西亞、義大利等國國民,其目的是為了培養對南韓進行諜報工作的情報員。而這些被綁架的受害者都長期與接受培訓的情報員一對一往來,使得北朝鮮的情報員素質大有提升。一九八七年的大韓航空爆炸案中,自殺未遂被生擒的情報員金賢姬能夠以流利的漢語及日語交談,而且在金賢姬吐實之後,發現教授其日語的教師「李恩惠」與日本政府搜尋的田口八重子極為類似,中文教師「孔小姐」也與孔令譻容貌極為類似,這些線索都坐實北朝鮮有綁架他國國民的罪嫌。雖然關於北朝鮮綁架日本人的問題在小泉純一郎擔任首相期間已經獲得初步解決,但其他國家的受害者至今仍然下落不明,澳門失蹤的兩名女性也長期成為懸案。

本次澳博員工在平壤的死亡事件,除了凸顯澳朝關係中的不透明因素之外,另外一個值得深究的問題就是澳門人在海外滯留的問題。以目前北京方面強推一帶一路政策之下,澳門很可能成為中國向葡語系國家的合作對象,屆時可能會有澳門人士前往相關國家工作,但值得注意的是,相關國家如幾內亞比紹的透明度與穩定度,可能遠不如北朝鮮。萬一到時發生政變或內戰等人身安全問題,到時澳門特區政府將如何拯救市民,這將會是一大挑戰。

雖然外交按照基本法是屬於中央政府的管轄範圍,但這不代表特區政府不能建立自己的解決問題管道與海外安全標準。這次的澳博員工離奇死亡事件,值得反省的部分包括:

(一)澳門特區政府應該利用頻繁的澳朝關係及朝鮮對澳門的依賴,建立第二管道以解決事端;

(二)針對過去曾經有澳門女子被綁架的事件,澳門政府應該持續向中國外交部與朝鮮方面施加壓力要求跟進調查;

(三)澳門政府應該提出對北朝鮮的旅遊安全警示。長遠的規劃下,澳門政府應該仿效其他國家地區設立旅遊安全警示燈號,作為提供澳門市民海外旅行的參考。

(僅代表投稿人立場)

相關報道:

於北韓工作澳博員工自殺亡 家屬認為事件可疑

https://www.facebook.com/macauconcealers/photos/a.158212900914486.37247.153478958054547/861157373953365/?type=1

#北韓 #澳博 #自殺 #匯業